东南

二维动画专业毕业的废人。

动物犯(片段)

 扑通一声:一颗硕大的脑袋掉落在了结实的夯土地上,顺着身子朝向的正前方,不偏不倚滚动有七八英尺:监狱里传来的尽是大快人心之声,但等有片刻,却又在鸦雀无声的寂静里群心惶惶,大家都知道,这手起刀落之间溅出的红色,他们都要一一体验过这个滋味,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。

其中一位狱警代表走到了无人认领的脑袋旁边,他按照手里圣经里的祷告词,结结巴巴的读完了一段新约约翰福音,他本身无信仰,或者说至少他并不是基督教徒,这从他翻书指间的动作和他这磕磕绊绊的熟练度足以得出结论,这是受刑者的要求,就是那颗十五磅重的脑袋的主人,(也同是那个仍跪在腥臭味十足的刑具上,虽然还是个庞然大物却早已没有了威胁的身子的主人),狱警在脑袋旁平铺了一块白布,小心翼翼的将它转移,当他的手碰触到脑袋上的毛发的时候,他霎时收回了手臂,像是被根银针刺到,又或者是被静电打了回来,他吞咽了口口水,继续行动,却怎么也止不住的抖了起来,这一切应该是对于这幅脑袋生前模样的害怕。

监狱里其他关注者们,也都屏住呼吸,默默注视,这其中就包括亚当,亚当只有十岁,站在他身后同住一间牢房的是他的室友保罗先生,保罗先生是个大个子,拖他的福,他们的房间足够的宽敞,也包括他们的牢门,所以他们有足够的视野把刚才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。

可恨的家伙终于消失了,那个狱警一会带走他的身体和脑袋,然后连同那块脏兮兮的裹尸布,对了还有清洗血迹的消毒水,一起丢到火炉里,这样他的气味也会从我的脑子里蒸发,再也不用连鼻子都提心吊胆的,是件身心愉悦的事情。

约旦先生会去哪里?天堂还是地狱?他会不会走好远的路,才能到达那里。亚当抬头问到

亚当,这你就不用担心了,那家伙只要掉了根头发,那头发都会被关进地狱中最残酷的监狱里。

当狱警处理干净了约旦先生的遗体,他们又都昂首挺胸的站的笔直,朝向牢房的位置大摇大摆的甩着警棍巡视着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东南 | Powered by LOFTER